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农村“后浪”:失落的教育梦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7-18 05:58 点击数:

高等教育的金字塔中,农村学生主要分布在中下层。

2019年2月25日,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县平永镇阶你村?尧教学点,村里唯一的一名代课老师潘平忠和他的一年级18个学生迎来了新学期的第一课。

今年高考报名人数1071万人,比去年增加40万人。高考看到的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但是有的人甚至没能到达河岸边。山东“苟晶被顶替上大学”事件曝光后,242起高考冒名顶替事件被查处。这些被顶替者大多来自农村贫困家庭,谁来捍卫农村“后浪”梦想和未来,牵动着无数关心中国教育公平者的神经。

自1977年恢复高考至今,40年时间里,全国每年参加高考人数已达上千万,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也从1978年的1.56%增长到2019年的51.6%左右。不过,这种录取率的总体上升,并不意味着城乡学生享有同等的受教育机会。

一直以来,高考是中国社会各阶层实现流通的最重要渠道,“知识改变命运”是基础共识,但教育公平的问题使它失去曾经耀眼的光泽。21世纪教育研究院7月11日发布的《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20)》指出,农村学生考入重点大学里的比例自1990年代开始滑落,迄今我国城乡教育公平问题仍然非常严重。

2017年11月5日,悬崖村的孩子们放学后攀爬天梯回家去。“钢梯上的求学梦”让这群孩子天晴下雨有了安全通道。

北清的农村生源只占一成

上世纪80年代初,大学录取在城市和农村之间的差距还不十分突出。据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乔锦忠的研究统计,北京8所高校1980年入学新生的家庭背景中,父亲职业为农民的学生占20.2%,工人占25%、干部占15.5%、专业技术人员占39.3%。

彼时,中国初启改革开放闸门,社会阶层结构剧烈变动,农村率先收获改革红利,知识分子重新得到尊重,大批底层的寒门学子力图通过教育改变命运,成为那个时代社会变革中的受益者。

10年后,北京招生办1990年的数据则显示,当年录取的新生中,干部、军人、职员的子女占78%,工农子女仅占21%,在农村基础教育设施普遍较差、高考命题利于城市考生等情况下,在校大学生的主体,由农村考生变为城市考生。

“这表明,随着我国改革和城市化的进程,高等教育入学机会、优质教育资源开始越来越向城市居民倾斜。高等教育机会的不公平,反映了我国城乡二元经济发展的不均衡。”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向《中国慈善家》表示。

值得指出的是,教育公平逐渐被纳入了国家教育政策关注的视野。1998年,教育部发布《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提出要积极推进高等学校的教学改革,培养大批高层次应用型人才。由此高等教育开始大规模扩招,1998~2019年高校录取人数年从108万增长到532万人,毛入学率也从30%上到50%。

2019年6月19日,贵州玉屏,邹金香与学生在一起玩游戏。邹金香是贵州省铜仁市玉屏侗族自治县皂角坪街道铁家溪村铁家溪幼教点的一名教师,她一人“守着”学校的7名学生。22岁的她既是“校长”、“教务主任”,又是任课老师,还是学校负责学生营养餐和后勤保障的负责人。

关闭窗口